manbext体育官网 >国际 >Kwong Wah >

Kwong Wah

2019-09-30 02:13:01 来源:工人日报

  

左起胡栋强、莫献明、林毓仁和南山善心公会署理主席谢永兴,一起瞻仰伍老遗容。
左起胡栋强、莫献明、林毓仁和南山善心公会署理主席谢永兴,一起瞻仰伍老遗容。
胡栋强(右)说伍老(中)记忆力好也关心政治,时常叮咛自己来探访他。(档案照)
胡栋强(右)说伍老(中)记忆力好也关心政治,时常叮咛自己来探访他。(档案照)

(槟城20日讯)半生孤苦无依,92岁独居老人伍炳铨晚年获牛干冬老街坊莫献明和槟民政党党员林毓仁照料至人生尽头,告别人生前他说得最多的,就是这句:“谢谢啊!”

一句“谢谢啊”,道尽他对能在大众援手下安享晚年,感到无比暖心。老人家于周一下午逾3时,在青草巷病老院安详辞世,周二早上在峇都干冬火葬场火化及骨灰供奉在香严寺。

牛干冬是上世纪40年代起,便是乔治市黄金地带,是许多从中国南来的华人,最早落户之地。在这里,许多老人一生都不曾踏出牛干冬,在市区这条街上出生、终老。

伍炳铨就是其中之一。这位老人不是什么赫赫有名人物,他最叫读者印象深刻的,大概就是2011年时因年迈孤苦,被逼“蜗居”在牛干冬汽车喷漆厂,为他挪出的小隔间里。

所幸,获得槟民政党第一副主席胡栋强、党员和一众街坊施于援手,才能扭转“一领福利金,就被抢匪上门抢劫”的命运,被安排入住病老院,安乐走完人生。

- Advertisement -

胡栋强引伍炳铨为例子,呼吁州政府更关注孤老福利、加强老人福利政策,尤其拨地兴建病老院、安老院,以安排孤苦无依老人入住,安享晚年。

“我们近年来接到很多孤老求助个案。他们的共通点是年迈无法工作,不懂申请福利金,最糟是无人可依。”

他忆述,自己是于2011年时,机缘巧合下获悉伍炳铨困境。伍老年轻时和哥哥同是木匠,俩人相依为命。哥哥先走一步,留下伍老一人独居老家。

“我们找到他时,他已不见了身份证、身无分文,蜗居简陋、肮脏的小隔间,靠街坊救济。”

他们义助伍老重新申请身份证、每月300令吉的福利金,福利局官员前来探访后,不忍心老人蜗居陋室,甚至要替他另租房间,重新安顿。但伍老一生自由惯了,不愿离开。只是,一名贫苦老人一有钱,即时成为盗贼目标。伍炳铨每逢月头拿到福利金,就马上遭人入屋抢劫,还毒打一轮,遍体鳞伤。

“最后,他自己也被打怕了,便顺应我们的建议,入住病老院,安全度过晚年。”

胡栋强强调,现代生活百物腾贵,生活压力连一般人都觉百斤重。现在的槟城,独居租房都要200至300令吉不等,非普通孤老可以负担。

因此,他敦促州政府除了每年100令吉乐龄回馈金外,更要打造病老院、安老院,安置无依老人,才能打造爱心社会,给社会注入温情。

心念牛干冬老家 感恩街坊有情

盗贼无德、人间有情,伍炳铨今年92岁,身边至亲故友均已离世或失散。但他人生最后几年,仍思念牛干冬老家,就因街坊有情。在这里,他吃一顿鸡饭只要50仙。

陪伴伍炳铨走完人生的,是自2011年开始便义助伍老的槟民政党员林毓仁。林毓仁今年60岁,坦言不为政治利益,只因与伍老有缘便自对方入住病老院后,仍每周探访。

伍老年纪虽大,但记忆清晰犹如一部会动的史书,当口述日殖时代,日军侵入时的社会概况,给大家了解。

“他走前,昏迷了一周,我天天去看他。前天我最后一次看他,握手道别时他用力回了一声,嗯,彷彿真的道别。”

他说,伍老最后时间里,逢人都向对方说“谢谢啊”,对所有义助他的人,都满怀感恩。

- Advertisement -

牛干冬的老街坊们,也没有在他2014年入住病老院后忘记他。生前,他离不开这条“人情街”,因为大家都爱护他,甚至一碟鸡饭只像征收个50仙。

家做娘惹糕的老街坊莫献宗,除了生活上救济外,也在周一上午探访他。下午,老人就撒手人寰,由这些晚年的忘年之交,陪他走完人生路。

胡栋强说,殓葬费一共2800令吉,其中南山善心公会会员谢锦德布施1000令吉,其余由槟民政党同仁自行捐献。出席者还有槟民政福利局主任许翔茗和巴当哥打协调员方群龙等。

(责任编辑:邵勤)
  • 热图推荐
  • 今日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