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bext体育官网 >国际 >Kwong Wah >

Kwong Wah

2019-08-30 10:05:02 来源:工人日报

  

割礼切断龟头,少年母亲起诉2政府医院医生疏失。
割礼切断龟头,少年母亲起诉2政府医院医生疏失。

(吉隆坡30日讯)一名18岁的少年在8年前行割礼时,龟头不慎被割断,他起诉两家政府医院的医药助理和两名医生犯下疏失,导致他蒙受终身残疾。

这名少年是于今年7月19日,通过其母亲作为起诉人兴讼,将彭亨瓜拉立卑医院医药助理和医药官、该院院长、雪兰莪士拉央医院专科医生和院长,以及大马政府,列为第一至第六答辩人。

起诉人在诉状指出,在2010年12月13日早上10时,第一答辩人和其一名助理,已在第二和第三答辩人批准及知情下,在彭亨瓜拉立卑的一个住处对两名男童包括她当时10岁的孩子,进行割礼。

她说,在行割礼时,第一答辩人在没有根据既定程序的情况下,切割其孩子的整个龟头,而当时阴茎的表皮仍覆盖在孩子的龟头。

她指出,这项疏失导致其孩子的龟头被割断和血流如注,第一答辩人被指没有按照正确的方式,通过缝针的方式重新接回龟头。

- Advertisement -

起诉人说,其孩子身在瓜拉立碑医院时,第二答辩人并没有给予紧急治疗,以及没有告诉起诉人和其家人,整个龟头因为不符合标准的割礼程序被割断,只是说孩子的尿道已被切断。

这名母亲指出,第二答辩人也犯下疏失,因为没有重新接回龟头,以及花很长的时间才决定将其孩子送往士拉央医院,以接受紧急治疗。

起诉人说,其孩子随后被带往士拉央医院,以及通过将塑胶盖置于阴茎的方式,动手术将龟头接回,但在第35天后,她才惊觉其孩子的阴茎,已经没有龟头。

她指出,第四答辩人保证,其孩子的龟头将在青春期后长出,但孩子到了17岁,龟头还是没有长出,孩子蒙受终身残疾,因为其生殖器无法再被接回。

基于这项残疾,该青年显得沉默寡言且不喜欢跟同龄人交朋友,反而跟比较小,以及不了解性爱世界的孩童交朋友。

起诉人被迫承担在士拉央医院接受治疗期间的高昂费用,包括交通费和律师咨询费,所有费用加起来超过10万令吉。

起诉人要求取得普通赔偿、特别赔偿、利息和堂费。

- Advertisement -

第一答辩人在9月6日入禀的抗辩书中,否认他在进行割礼时犯下疏失和没有根据正确的程序。

第二至第六答辩人在9月28日的抗辩书,也否认他们在治疗这名青年时疏失,以及声称该青年无权要求任何赔偿,因为其阴茎的残疾是第一答辩人的疏失所致。

青年的代表律师莫哈末再努丁和诺艾兹拉告诉记者,此诉讼将于12月7日在副主簿官鲁麦扎面前,进行案件管理。

(责任编辑:经媸板)
  • 热图推荐
  • 今日热点